中华周易研究会
一一、从加普亚城到维苏威火山

  在前一章末尾所描述的事情发生以后两小时,这支小小的、从伦杜鲁斯角斗学校突围出来的角斗士队伍,经过急速的行军,来到了葛涅乌斯·考尔涅里乌斯·陀拉培拉的别墅附近。这所别墅座落在阿台拉大道和库玛大道之间的一个美丽的小山岗上,离开加普亚城大约八英里路。

  当埃诺玛依他们隐蔽在那座隔断街道的街垒后面、不断地击退罗马兵士的攻打时,斯巴达克思和他的同志们把三架梯子用绳子互相连接起来,趁着黑暗爬上了城墙,接着又冒着危险极其费事地把梯子抽到上面,把它安放到城墙外,顺利地爬了下去,在这儿,他们把三架梯子拆开,把它们叠在一起缚起来,然后把它们放到那道很深的护城壕里去;因为壕里满是水,壕底尽是污泥,不这样做是不能通过的。他们通过了壕沟以后就放弃了梯子,用急行军的速度一直前进,穿过了位于阿台拉大道和库玛大道之间的那片宽广的平原。

  他们来到了陀拉培拉的别墅的铁栅门前面,斯巴达克思拉了几次门铃。回答他们的是一阵犬吠声,犬吠声惊醒了打盹的看门人——一个年老的帖撒里亚奴隶。看门老头用左手遮住右手拿着的铜烛台上的蜡烛,向铁栅门走来,用希腊话咕哝道:

  “这不知羞耻的家伙,这生夜游病的家伙。这个没有得到管家允许、深更半夜逛荡的家伙是谁啊?不,你小心点,我决不可怜你!明天我一定去禀告管家。”

  老头子走到栅门前面;他身后,有两条摩洛西亚的大狗露出牙齿跑来跑去的狂吠。

  “但愿奥林比斯山上的朱庇特保佑你,骑飞马毕迦斯的阿波罗永远帮助你,”斯巴达克思操着希腊话对老头子说。“我们是一群希腊奴隶,象你一样可怜。我们是从加普亚逃出来的。快些开门,不要叫我们采取强迫手段,那对你是不利的。”

  读者不难想象,当这个年老的帕撒里亚奴隶一听到这番话,再看到这队用种种奇形怪状的兵器武装起来、精疲力竭的人他是多么的惊恐啊。

  老头子吓呆了,他高高地擎着那个烛台,与其说他是一个活人,还不如说他是一座雕像更妥当些。一刹那间大家都不作声了,只有摩洛西亚大狗的吠叫声震破了沉寂。于是斯巴达克思用强有力的声音,把老头子从痴呆状态中惊醒:

  “喂,怎么样,为了奥萨山和毕里翁山的古老圣林,你究竟打算给我们开门吗?你怎么还不喝退你那讨厌的狗?你愿意我们用斧头劈门吗?”

  这几句话不容许对方再有任何犹豫,年老的看门人连忙拿出钥匙开了锁,拉开了铁闩,对两条狗叱道:

  “闭嘴,皮洛士!……不要作声,阿尔基提斯!……但愿神保佑你们,勇敢的人啊!……我立刻开门……你们轻些,该死的……你们可以好好的安顿下来!……管家马上就来了……他也是希腊人……一位可敬的好人……你们可以在这儿找到吃喝的东西。”

  角斗士的队伍刚走上别墅前面那条林荫大道,斯巴达克思就下令关上搬门,并派了五个哨兵在那里。接着,他率领其余的人在几分钟之内来到一片广场上。广场周围长满了各种树木和花草,最多的是芬芳的玫瑰花、长春花和桧树。广场前面就是贵族葛涅乌斯·院拉倍拉的别墅,他刚巧是那一年的执政官。

  斯巴达克思在广场上检点了他的同志们的人数:他们一共只有七十八个人,包括斯巴达克思本人在内。

  斯巴达克思考虑了一会儿,低下了头。他旁边站着一个高卢人,那是一个身体不很结实的高个子青年,白皙的脸,红色的头发,一对天蓝色的眼睛,燃烧着强毅的生气勃勃的神情。于是,斯巴达克思叹了一口气,对那个高卢人说:

  “不错,鲍尔托利克斯!……如果幸运女神对我们的勇敢显出微笑,我们这支只有七十八个人的小队伍,就可能是伟大的战争和正义事业的基础!……”

  但是他接着说:

  “可借得很,历史对事业的是否崇高,是以它的结果来评定的!但是,怎么能知道我们这七十八个角斗士不会与德摩比利山隘的三百个保卫者一起写在历史上呢?谁知道啊!……”

  斯巴达克思立刻打断了自己的思想,他开始在所有的出入口附近布置了哨兵。接着,他叫人喊来了陀拉倍拉的管家。那位管家名叫毕奥陀菲尔斯,他是爱庇鲁斯人。斯巴达克思安慰了管家,说他们只需要一些粮食,一些必需的用品以及所有他们能在这儿找到的武器,除此之外,不论斯巴达克思本人以及他的弟兄们决不会使别墅的主人受到任何损失;他是绝对不允许偷窃和抢掠的。斯巴达克思劝告管家自动供应这支队伍所需要的一切,免得他们采取暴力。

  就这样,角斗士们很快地得到了用来恢复他们精力的食物和酒,而且按照斯巴达克思的命令,贮备了三天的粮食。但斯巴达克思自己,却对酒食碰也不碰,虽然他已有好几天不曾休息一下,而且已经有三十小时以上没有吃过东西了。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在那批担任别墅中家务和田间农务的九十名奴隶中,发现了一个担任医生的希腊奴隶。他的名字叫做狄奥尼西乌斯·欧德南纳斯。这个奴隶不但替奴隶们治病,而且当别墅主人住在这儿时,也替主人治病。他开始很用心地医治斯巴达克思的手臂。他按正了骨头,用夹板夹住了臂膀,用特殊的绷带把它缚了起来,然后再用带子绕过病人的脖子,把手臂横放在胸前悬挂起来。当他结束了包扎工作,他就劝告他的病人略为睡一会儿,以便恢复元气。他警告斯巴达克思说,如果不是这样做,就有生热病的危险,因为最近七、八天来的疲劳和惊恐已经引起了很高的热度。

  斯巴达克恩极其详细而又确切地吩咐了鲍尔托利克斯以后,就躺在一张舒适的床铺上,立刻睡熟了。他到第二天上午才醒过来,虽然他曾经嘱咐鲍尔托利克斯在拂晓时分喊醒他。但是,鲍尔托利克斯听了狄奥尼西乌斯的劝告:没有惊扰斯巴达克思,直到他自动醒过来。

  睡眠使色雷斯人恢复了元气,他起来以后就觉得自己充满了精力、信心和希望。太阳已经在这座华丽的别墅及其附近的山岗上照耀了三小时以上。别墅的一边是峻峭的阿平宁山的山坡,坡上是苍翠欲滴的树林,另一边展开了赏心悦目的城市的景色,许多华丽的别墅一直向下伸展到海边。

  斯巴达克思立刻在广场上召集了陀拉倍拉别墅中的全体奴隶,他在管家和监工的陪伴下,走到那个成为所有罗马人别墅的附属物的牢狱中去。那儿关着系上了铁链的奴隶;他们被迫系上铁制的手铐和脚镣做着苦工。

  斯巴达克思下令释放了这批不幸的人——他们共有二十来个——叫他们到广场上跟其余的奴隶站在—起。他用热烈的、所有人全都能听懂的演说,向这群几乎全是希腊人的奴隶,解释角斗士们从加普亚逃亡出来的原因以及他们所策划的伟大事业的真正意义;他说他已经决定把自己的一生,完全奉献给这—事业。他用色彩鲜明的言语,描出了这—起义者决定为它奋斗到底的神圣目标:为被压迫的弟兄向压迫者和暴君夺回自己的权利,消灭奴隶制度,解放全人类——这就是他们全体同志准备进行的伟大战争的崇高目标。

  “在你们中间,所有想获得自由的人,所有宁愿手执短剑、在战场上英勇战死、不愿终身做卑贱的奴隶的人,所有认为自己勇敢而又强壮、准备在反对一切民族的压迫者的战争中承受全部困难和危险的人,所有对可增的铁链觉得极其羞耻的人,——统统拿起武器来吧!拿起不论什么样的武器,跟我们一起走吧!”

  斯巴达克思的激动人心的话,使所有还来丧失志气、还没有被奴隶制压抑得麻木不仁的不幸奴隶产生了深刻的印象。他们发出一阵阵激动的欢呼,他们的眼睛里含着光闪闪的、快乐的泪水,在陀拉倍拉的奴隶中,约莫有八十多个人用斧头、镰刀和三齿叉武装起来,而且立刻参加了彼压迫者同盟,誓愿和所有入盟的弟兄团结在一起。

  斯巴达克思、鲍尔托利克斯以及角斗士中最勇敢的人,用那些在别墅中找到的短剑和长矛武装起来了。色雷斯人极具远见地把防拉倍拉的奴隶分别安插到他的经验丰富的战友中间去。这样一来,角斗士们不但可以财时激励这些新战士的战斗精神,页且可以使这支一百五十人以上的小队伍保持严格的秩序和纪律。午后两时,他们离开了陀拉倍拉的别墅,循着荒僻的小径穿过野地和葡萄园,向那坡里进发。

  这支角斗士的队伍,用急行军在黄昏时刻赶到了那坡里附近,一路上丝毫没有出过什么变故。他们遵照斯巴达克思的命令,在离那坡里城几里远的一座贵族别墅附近停了下来。色鱼雷斯人再三嘱咐他们,除了贮备三天粮食以及征收他们能够找到的武器之外,严厉禁止强暴和抢劫的行为。

  过了两小时,队伍离开了。他们获得了五十来个角斗士和奴隶的补充。这些人抛弃了自己的铁链,响应斯巴达克思的号召。准备参加崇高的解放斗争。

  斯巴达克思以一个精通军事艺术的统帅才有的机警和审慎,整夜地向前行军。他率领着自己的队伍循着碗蜒的小径,穿过分布在那坡里和阿台拉之间的芬芳的原野和美丽如画的丘岗走去。一路上他在每一座别墅和在院旁都停留一次,但停留的时间只限于他所必须的那么久,以便搜集武器和号召奴隶们起义。就这样,他在天快亮的时侯赶到维苏威山附近,踏上了那条从庞贝通向贵族们的别墅和游乐场所的上山大路。在他们的前面,连绵的山峰快乐地闪耀着,但森林和峭壁,却又使它们显得荒野而又阴郁。

  斯巴达克思在离开庞贝大约两英里路的地方停了下来。他下令占据了大路旁的几座花园,让他的同志们分散到由金合欢、长春花和迷迭香组成的芬芳的活篱笆中间去休息。在一昼夜之间,起义同志的人数现在已增加到三百名以上了。他命令他们留在这儿,直到太阳出来。

  一会儿,那原先在黑夜中仿佛撑住了蓝色天空的山峰顶上,出现了好些灰白色的云块,它们渐渐亮了起来,仿佛一团团预告大火来临的轻烟,接着,阳光的大火就突然在邻近的阿平宁山和维苏威山的山坡上熊熊地燃烧起来了。

  山顶的白云顿时变成了玫瑰色,又从玫瑰色变成紫色;最后。它们发出了金色的霞光,于是在那些原先矗立着又黑又可伯的巨大花岗石山峰上,一下子奔泻着生气勃勃、辉煌灿烂的阳光的湍流。它使维苏威山的庞大无比的轮廓显露了出来,也照亮了附近那些被葱郁繁茂的植物所覆盖的岗峦峰岱;它照出了在凝固的岩浆所形成的灰色岩层间张开大口的可怕深渊,也照亮了无数美丽的丘陵。那些丘陵遍布在维苏威山周围好几英里以内的地面上,好象在这个火山巨人的脚下铺上了一大幅奇妙的、由葱茏的绿树和绚烂的鲜花所织成的彩色地毯。

  在当时,维苏威山的面貌跟目前的大不相同;它并不是一个狂暴可怕的庞大怪物,火山的喷发已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在我们所描述的事件发生的时候,人们差不多已把它忘记了。只有火山周围好几英里的地面上留下了喷发的遗迹——好几层厚的岩浆的沉淀。奥斯吉人在这儿建立了斯泰比埃、赫鸠娄纳姆和庞贝等城市。在火山内部奔腾咆哮的地下的烈火,已经有好几世纪没有惊扰这些奇妙的丘陵的安宁了。住在这—带的极其幸福的居民,在青玉一般的天空下,沐着醉人的温暖阳光,呼吸着洁净的充满了芳香的空气,在第勒尼安海沁凉的海水中游泳嬉戏;因此这儿的居民被诗人们歌颂为“爱里赛极乐世界入口处的居民”。真的,诗人们决不能在地球的另一个角落找到这样美妙的境地,甚至在他们充满了灵感的飞腾幻想中,也不能创造出比这儿更迷人的景色,这儿是真正当得起“爱里赛极乐世界入口处”的称号的。

  唯一扰乱康滂尼亚这一带居民的幸福生活的,就是地底下的震动和轰雷似的滚动声。它们不时地威吓着当地的居民;但是这些震动虽然相当频繁却没有害处,因而这—带的居民也就对它习以为常毫不介意了。维苏威山的山麓密密地布满了橄榄树、果树、茂盛的花园、葡萄园和小树林。人们在那儿建造了好多别墅和庄院,使那一带好象是一个巨大的花园,同时又象是一座完整的大城市。

  那一天早晨,维苏威山和整个巴伊的海湾,或者那坡里海湾,都在初升的朝阳照耀下,显出一片雄伟而又美丽的景色。它引起了全体角斗士和他们领导者的欢呼和惊叹。接着,他们都沉浸在这种迷人的景色中默默地走去。

  他们看到了庞贝,富裕而又壮丽的庞贝。庞贝城仿佛是在凭着海浪的冲击和敲打,因为它的城墙已被拆掉了,这使人记起了这个城市曾经在十八年前的内战中反对罗马人的史实。当时废贝被苏拉的军队所占领,战胜的苏拉为了对城中居民表示宽宏大量,只拆毁了这个城市的城墙。但是离庞风不远的斯泰比埃城却被他完全烧毁了,在这个城市的废墟上,现在刚开始建造新的房子——从那儿可以看出:同样的一个苏拉,对待该城的居民却又是那么残酷。

  不论这一幅壮丽的、能够迷惑任何人灵魂的、日出时的风景画有多么美,斯巴达克思的心灵还是很快地从这迷人的景色中挣扎了出来。他抬起头来纵目向山顶望去。他竭力想确定一下,他和他的同志们正在走的那条铺着凝固的岩浆的山路究竟有多么远,它是不是能够一直通到山顶。但是,覆盖山顶的茂密树林,使他不可能望见这条山路的尽头。斯巴达克思在考虑了一会儿以后,决定派遣鲍尔托利克斯和三十个身手最矫捷的同志去侦察那条山路,他自己则和大部分同志出发到附近的别墅和庄院里去搜寻武器和解放奴隶。他让由六十个角斗士组成的部队核心留在原地,在活篱笆下面隐蔽起来。这儿也就是斯巴达克思和鲍尔托利克斯互相约好,准备在侦察完毕以后会合的地点。

  一切都按照斯巴达克思的命令执行了。过了三小时,鲍尔托利克斯回来了。斯巴达克思也已在约好的地点等着他了。斯巴达克思不但找到了好些武器,而且在附近别墅中解放了两百个角斗士和奴隶补充了他们的队伍。色雷斯人把自己的五百名战士编成五个中队。其中的第三中队,以鲍尔托利克斯为队长,包括八十名最年轻最勇敢的角斗士。斯巴达克思用梭标和长矛把他们武装起来,按照罗马军队的编制叫做“迦斯泰特”,那就是长枪队。其余四个中队,每队有一百名战士,第四、第五中队叫做“法里希法尔”——是用镰刀武装起来的:“列季埃里亚”——是用三齿叉和炙肉叉武装起来的;第一、第二中队由鱼雷斯角斗士组成,他们是用短剑、刀和别的短武器武装起来的。每一个中队分成十个小队,斯巴达克思委派十名十夫长率领他们,他又给每一个中队委派了正副两名百夫长。不论是百夫长和十夫长,都是从跟着他和鲍尔托利克斯从加普亚逃出来的七十八名角斗士中挑选出来的,因为他深知他们的毅力和勇气,他可以充分地信赖他们。

  鲍尔托利克斯报告斯巴达克思,他们附近那条大路大约在山坡上向前伸展了两英里远,然后变成一条狭窄的小径穿过树林通向山顶,但是,一到相当的高度就在难以攀援的峻岩峭壁中消失了。

  “啊,伟大灼神使我们遭受了这么多的考验以后,终于开始庇护我们了!”斯巴达克思怀着狂喜的心情叫道。“那儿,山顶上面,在那荒僻的丛莽中,在那山鹰筑巢、野兽穴居、人类难以攀援的地方,我们将要树立起

  我们自由的战旗。命运之神再不能为我们安排更好的地方了……大家走吧!”

  角斗士的大队刚向维苏成山的山顶进发,斯巴达克思就召来了九个论杜鲁斯角斗学校的角斗士,他很慷慨地给每一个人发了一大笔钱,然后命令他们迅速地循着不同的路径出发,三个人上罗马,三个人上拉文那,三个人上加普亚,他命令他们通知住在那三个城市的角斗学校里的不幸的弟兄们,说是斯巴达克思已经带着五百名角斗士在维苏成山扎下了野营,并且说,所有准备同心协力地为自由而斗争的人,不论是独个儿,整个中队或是整个军团,都应该火速赶到斯巴达克思这儿来。

  斯巴达克思向每一个城市派出了三个使者,他的打算是:即使在最坏的情况下,万一有人在半路上被捕,九个人中间也至少能有三个人到达指定的地点。斯巴达克思跟这九个角斗士告了别,嘱咐他们一路上必须非常小心。当这批使者下山到达山脚下时,斯巴达克思也赶上了向山顶急行军的先头部队。

  角斗士的队伍很快地离开了两旁尽是花园、房屋和葡萄园的大路,进入了密林中的小径;但他们愈往峻峭的地方走,周围的景色就愈荒凉,树林也就愈显得寂静。渐渐地,灌木丛和矮小的树木代替了原来的野蔷薇、冬青、榆树、百年以上的橡树和高大的杨树。

  在开始上山的时候,角斗士们一路上遇见了好多农夫和垦荒汉,他们挽着篮子或者牵着驴子下来,把蔬菜和水果运到庞贝、那坡里和赫鸠娄纳姆的市场上去卖。他们诧异而又惊骇地望着武装的队伍。但当角斗士和奴隶们进入高处的树林以后,他们就只能偶尔碰到个别的牧人带着一小群绵羊和山羊在矮树丛、峭壁和峻坡之间的草地上放牧了。

  羊群的咩咩声不时地在山中引起忧郁的回响。

  经过两小时左右的艰苦攀登,斯巴达克思的队伍终于来到一片宽阔平坦的岗地上。从那儿再向上几百步就是维苏威山的绝顶,永世不化的厚厚的积雪,象一张巨大的白膜似地蒙住了它。斯巴达克思决定在这儿扎营。当战士们坐下来休息的时侯,他就绕着这片岗地仔细巡视了一下。岗地的一边,婉蜒着一条陡削的崎岖不平的小径,那就是他们上来的那条道路;岗地的另一边是不可攀援的悬崖削壁;从岗地的第三边,可以望见对面的山峰,在那些高山的山脚下,在那树林茂密的峭壁下面,伸展着一大片阳光灿烂的田野,上面点缀着葡萄园、橄榄树林、小树林和草地;这就是广阔而又富饶的瑙拉和努采里亚平原,它一直伸展到显现在远处地平线上的阿平宁山的山坡下。在这—边攀登或是下降,要比庞贝那一边还要困难得多,因此,岗地绝对不会在这面受到攻击。

  斯巴达克思选中的那片营地的南方,朝萨列尔纳姆的那一边,也是安全的,不可接近的;因为岗地耸立在一个深渊旁边,深渊四面尽是垂直的悬崖削壁,它的形状好象一口井——要想攀援这些峭壁,不要说是人,连野山羊也不行。

  在这一个深渊中,亮光只能从山岩的罅隙中照进来。深渊的外部是一个峡谷,可是再往前去就出人意料地突然显现一个出口。那个出口通向草木繁盛的山坡地带,那些山坡又往外伸展了好几英里,直到和平原连成一片。

  斯巴达克思周密地考察了岗地的形势,他相信这—片营地挑选得很成功;他们可以在这儿坚持下去,直到罗马、拉文那和加普亚的援军赶来。他命令色雷斯人组成的中队,带上普通的斧头和战斧到附近的森林中去砍伐木柴。这样,他们就可以生起一堆堆的营火,使角斗士们不致受到夜寒的侵袭;因为在二月的高山上,那是非常容易使人感觉到的。

  斯巴达克思在岗地的东边布下一小队哨兵,又派了另外半中队角斗士去守卫俯瞰庞贝的那个方向,扼住他们上山的路。从此,这片岗地的名字就叫做“角斗士首盘”,这个名称直到很久以后还保持着。

  黄昏时分,派去次柴的中队回来了。这些色雷斯人不仅带来了生营火的木柴,还带来了好多树条和枯枝,他们准备在这片岩石很多的岗地所能许可的限度内,用它们来构筑茅棚和障碍物。角斗士们在斯巴达克思的指导下,在他们上来的那条小径上筑起防御工事。他们用树枝和大石块塞住了那条山路,横切路面掘了一道宽阔的壕沟,又迅速地在沟旁用石头、泥土和树枝堆成一道土垒,这样就把这片营地唯一容易遭受进攻的部分牢牢地防守起来了。斯巴达克思在这道防御工事后面布下了半中队守工的角斗士,又在工事下面的山路上用同样的方法建筑了另一道工事,而且派出另外半个中队去扼守这一离开营盘半英里地的最远的前哨阵地。

  被最近几天来的焦虑、困苦累得精疲力竭的角斗士们,很快就睡熟了。在第一枝火炬燃着的时候,营地上就已经显出一片静寂而又安宁的景象。快要烧完的营火,映出了睡熟的战士们的动也不动的躯体,以及构成这幅奇异图画的背景的黑色岩石。只有斯巴达克思一个人还显得神采奕奕;他那他那阿提拉斯一般的高大躯体。由于快要熄灭的营火的映照,在昏暗中明显地浮动出来,好象巨人的幽灵一般。按照当地的神话和传说,古时在这一带有一群向神王朱庇特宣战的巨人,他们就在维苏威山旁的法莱葛烈平原上扎营,决定把这儿的许多高山叠成梯级,向天空进行冲击。

  在这无所不包的极度静寂中,斯巴达克思动也不动地站了很久。他用右手托住他那吊在绷带上的左手,眺望着伸展在山脚下的大海。他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停泊在庞贝港湾中的一艘大船上面的灯火。

  但是,他的眼光虽然注视着海湾的灯火,他为思想却沉浸在焦虑和沉思中。这焦虑和沉思把他带是很远很远。他的思想正在他的故乡色雷斯的高山顶上飞翔。他记起了无忧无虑的幼年时代和青年时代,那些幸福的日子好象那一阵阵温和的微风那样消逝了。突然,他那显得非常宁静、爽朗的脸变得阴暗了:他记起了罗马人侵入的情形、记起了流血的战斗和色雷斯人的溃败,他们成群的家畜被抢光了,他们的家园遭到了毁灭,他们的亲人做了奴隶而且他自己……

  突然,沉浸在回忆和默想之中约莫有两小时之久的斯巴达克思哆嗦了一下。他倾听了一会,把头向他们上来的那条通庞贝贝的山路转了过去。他好象听到一些什么声音。但到处都很寂静,只有一阵阵的微风,不时吹拂着树林里的枝叶。

  斯巴达克思已经准备在茅棚里躺下睡觉了。那所茅棚是他的同志们不管他的激烈抗议为他筑成的,他们用树枝搭成棚,在顶部盖上好几张几天前从庄园和别墅中取来的山羊皮和绵羊皮。但是,斯巴达克思向茅棚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他又仔细地倾听,同时自言自语地说:“啊,真的……罗马的兵士上山来了!”

  他向前一天筑成的上垒转了过去,好象在很自己商议似地低声说:

  “这么快吗?这使人不能相信!”

  他还没有走到那半中队角斗士防守的前哨阵地那儿,下面就传来了很低的含糊不清的人声,他在静寂的夜里听到站在前面的哨兵大声喝道:

  “哪一个?……”

  接着那哨兵用更大的声音喊道:

  “快准备武器!”

  土垒后面顿时发出一阵纷乱的声音:角斗士们拿起了武器,在障碍物后面迅速列成战斗队形。

  那时候斯巴达克思手执短剑走近了前哨阵地,很镇静地说:

  “他们准备攻打我们……但决没有人能够从这儿通过。”

  “谁也不能通过!”角斗士们异口同声地喊道。

  “可是你们得派一个人到营地去向他们发警报,并且用我的名义要求大家严守秩序,保持肃静。”

  但是站在前面的哨兵,突然听见走近的人发出“坚持——胜利”的切口,十夫长就带着八、九个哨兵下去察看来人究竟是谁。这时侯,整个营地中的人都被惊醒了。在几秒钟内,全部角斗士都默不作声地沉着地武装起来,而且每个人都已站到自己那个中队的行列里去了。队伍排列得非常整齐,好象苏拉、马略军团中的老兵一般,他们准备英勇地击退任何进攻。

  当十夫长尽可能地遵守着小心谨慎的规则下去侦察那支接近营地的队伍时,斯巴达克思和警戒小队其余的角斗士们默默地站在土垒后面向小径望去,他们仔细地倾听,竭力想探悉下面发生的一切。突然,传来了十夫长的兴高采烈的呼喊:

  “那是埃诺玛依!”

  立刻传来了跟着十夫长一起下去的角斗士们的喊声:

  “埃诺玛依!”

  过了一分钟,又传来了日耳曼人雷一般的叫声:

  “‘坚持——胜利!’是啊,是我,跟我在一起的还有陆续从加普亚城逃出来的九十个弟兄呢!”

  斯巴达克思的快乐是很容易想象的。他跳过土垒直向埃诺玛依扑去。他们象亲兄弟一股紧紧地拥抱着,但同时埃诺玛依却竭力不去触动这位释放角斗士的受伤的手臂。

  “啊,埃诺玛依,我的亲爱的埃诺玛依!”色雷斯人被极度的快乐激动得高声大叫。“我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能够看到你!”

  “我也一样,”日耳曼人答道,一面用他的大手抚摩着斯巴达克思那金发浓密的脑袋,一面不断地吻着斯巴达克思的前额。

  当欢迎和问侯结束以后,埃诺玛依就开始对斯巴达克思从头到尾地叙述分别以后的一切遭遇。她的那队人抵抗罗马的大队兵士足足有一小时以上;接着罗马的部队又分为两部分,一部分和角斗士进行搏斗,另一部分就循着加普亚的街巷绕过去,想进攻这队角斗士的后方。埃诺玛依看破了敌人的企图;他知道一小时的抵抗已足够使斯巴达克思的队伍脱离险境,就决定放弃那座横切街道的防垒退却了。他命令和他一起作战的角斗士们赶快分散,各自找地方躲起来,到第二天化装好了,再一个个地混出城去。他指定在城外引水渠的某几个石拱下集合,他在那儿等候他们直到晚上,然后一起从那儿出发上维苏威山。埃诺玛依也提起了三十几个共患难的弟兄,他们一定是在伦杜鲁斯角斗学校附近的街道上抵抗罗马人的夜战中献出了生命,因为遵照他的命令到引水渠石拱下面来的,只有原来一百二十几个同志中的九十个人。埃诺玛依和那九十个弟兄在前一天晚上绕道来到了庞贝附近,他们在那儿碰到了斯巴达克思派到加普工去的一个使者。他们从他口中知道了从伦杜鲁斯角斗学校逃出来的那些角斗士们的营地的最确切的消息。

  这第六个中队的来到,使全营地的人都感到非常快乐。他们把木柴投到营火中,重新为新来的同志们做了些简便的食物:面包、面包干、干酪、水果和硬壳果。在大家乱哄哄的声音中简直使人分辨不出,究竟谁是欢迎的人,谁是被欢迎的人。惊叹、询问、回答、叙述,这一切都混成一片。“啊,你在这儿?”“你好吗?”“你怎么走的?”“你们怎样来到这儿的?”“地形很不错,在这儿可以防守……”“是啊,我们真幸福!”“加普亚那面怎么样?”“同志们怎么样?”“季曼德尔怎样了?”“可怜的人!”“牺牲了?……”“那是勇士们的死法!”“那么庞毕季乌斯呢?””跟我们在一起?”“喂,庞毕季乌斯!”“伦杜鲁斯角斗学校怎么样?”“好象雪堆碰到太阳一般融化了。”“所有的同志都会上这儿来吗?”“都会来的。”诸如此类的问答和叫喊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

  在那一阵阵乱哄哄的谈话以及角斗士们由于新同志的到来而引起的希望和期待的倾吐中,时间已过去了不少。斯巴达克思的同志们又待了好久好久才去睡觉,直到夜深,静寂和安宁方才降临到起义者的营地上。

  第二天拂晓,十个奴隶和角斗士奉了斯巴达克里的命令,吹起号角、芦笙和横笛,把熟睡的角斗士们唤醒。斯巴达克思和埃诺玛依把同志们排列成军事队形以后,对他们作了一次检阅。他们发了新的命令,把以前发下去的命令作了某些必要的更改,并且激励每一个战士,努力使大家尽可能更好地武装起来。接着,更换了前哨,从营地里派出两中队战士——队去设法搜寻粮食,另一队到树林里去砍伐木柴。

  留在营地里的角斗士们,都按照斯巴达克思和埃诺玛依的榜样纷纷拿起斧头和各种农具——他们有不少农具——开始从山岩上搬运石头。他们准备利用带来的绳索制成的掷石机,向敌人投掷石头。角斗士们极有预见地把石头的一端弄尖了,然后把它们一大堆一大堆地贮存在营地里。特别是向庞贝的那一边,这样的尖石头堆放得特别多,因为那一面最可能遭到敌人的进攻。

  角斗士们把这项工作做了整整一天一夜。第三天拂晓时分,整个营地里的战士都被哨兵们“准备武器!”的喊声惊醒了。约莫一千人左右的两大队罗马兵士,在统领季社斯·赛尔维里昂纳斯的率领之下,正从庞贝那一面的山脚下爬上山来,企图攻打躲在岗地里的角斗士们。

  原来赛尔维里昂纳斯在那紧张的夜晚成功地阻遏了伦杜鲁斯角斗学校一万名角斗士的起义以后,过了两天就得到了消息,说斯巴达克思和埃诺玛依带着几百个叛乱的角斗士向维苏威山的方向进发;他们为了抢劫一路上退到的别墅(这是很明显的谎话,一定是某些人散布的谣言),斯巴达克思释放了所有的奴隶,并且号召他们都拿起武器来(这倒是确实的)。统领急忙赶到加普亚的元老院里去,同时另外派急使赶到罗马的共和国元老院里去。那些惊惶万分,索索发抖的加普亚元老们,正聚集在“提法特山的朱庇特”的神庙里开会。赛尔维里昂纳斯在向他们报告了一切经过情形和他所采取的挽救加普亚和共和国的步骤以后,就请求元老院允许他提出自己的意见和他认为可以扑灭叛乱幼苗的方策。

  这位勇敢的青年很希望能从镇压叛乱的战事中获得盛誉和高官厚禄,因此他在获得了发言权以后,就竭力证明:让斯巴达克思和埃诺玛依活命以及让他们有可能自由自在地在郊野间活动,即使是几天的短时期也是非常危险的,因为随时随刻都有奴隶和角斗士在投奔叛乱者,危险正在不断地增长。赛尔维里昂纳斯坚决认为:必须立刻派兵追赶这批逃亡者,追上他们,然后予以消灭;而且,为了恐吓那一万名角斗士,必须把逃亡者的头挂在长矛上,挂到伦杜鲁斯·巴奇亚图斯角斗学校里去示众。

  这一建议使受了不少惊吓的加普亚元老们感到非常满意。他们对角斗士的叛乱非常害怕;恐惧和不安破坏了他们那太太平平、无忧无虑的安逸生活。他们一致赞成季杜斯·赛尔维里昂纳斯的建议,接着又颁布了两道命令。在第一道命令中,元老院为了获得斯巴达克思和埃诺玛依两人的头,出了两泰伦脱黄金的巨额悬赏,而且对这两个不在加普工的角斗士和他的同伴们预先判处了谋刑;说他们本来就是卑贱的人,但现在更加卑贱了,因为他们已经变成一群横行不法聚众抢劫的强盗。不论自由人或奴隶,一律不准给他们任何帮助,违者将要受极严厉的刑罚。在加普亚元老院的第二道命令中,他们任命统领季杜斯·赛尔维里昂纳斯率领驻加普亚的两大队正规军中的一大队出发追剿,另一大队罗马兵和加普亚城防军,则由百夫长波比里乌斯统率,留驻加普亚,监视伦杜鲁斯角斗学校与保卫本城。元老院又授权赛尔维里昂纳斯,他可以在领近的城市阿台拉再征调一大队罗马兵士,用这些兵力去镇压这一“疯狂的暴动”。

  于是那几道命令送到提督梅季乌斯·李倍奥纳斯那儿去签署。这位提督大人自从挨了埃诺玛依那猛烈的一脚,神志差不多到现在还没有清醒过来。那天晚上,李倍奥纳斯连魂都掉了,他患了热病,足足有两天两夜没有下床。不要说两道命令,就是一万道命令他都甘愿签署,只要他能免除再一次遭到那值得纪念的夜晚所受到的惊吓,那一次惊吓的后果,对他说来还是记忆犹新的。

  季杜斯·赛尔维里昂纳斯在当天晚上就出发了;他在阿台拉接收了第二个大队,率领了整整一千二百名兵士,取捷径来到了维苏威山附近。山脚下村子里的某些居民,就把角斗士们藏身的地点告诉了他。

  那天晚上季社斯·赛尔维里昂纳斯和他的军队在山脚下过了夜,到了拂晓时分,他在兵士前面发表了一通简短而热烈的演说,就开始向山顶突击。当太阳出来的时候,他已离开角斗士的营地很近了。

  虽然罗马兵土的队伍,在行动时竭力不发出响声,而且非常小心,但是角斗士哨所派出来的最前面的一个哨兵,早已在离罗马兵一弩箭远的地方发现了他们。那个哨兵发出了警报,同时退到他后面的一个哨兵那儿,就这样,一个向另一个传递着信号。那几个哨兵惊起了营地中所有的角斗士,同时他们自己又一直退到担任警戒的半中队角斗士所在的土垒后面。这些哨兵立刻用掷石机和徒手投掷的石弹武装起来,准备用雹子一般的石块迎击罗马兵士。

  当荒凉的山岩上附起警号、深不可测的峡谷中发出重复的回声时,角斗士们已做好了战斗准备。那时候,赛尔维里昂纳斯统领首先向前冲去,他那战斗的呼喊在一千二百名罗马兵的队伍中哄然重复着。呼喊声一会儿就变成最凶恶的吼声,好象汹涌的大海发出来的怒号声一般。那是一种拖长的、狂野的、震耳欲聋的进攻的呼喊,模仿着大象的叫声“巴尔啦——啦!”罗马的兵士通常就是在这样的吼喊声中向敌人猛扑的。

  但是,赛尔维里昂纳斯和前面几排兵士刚刚冲近土垒,站在土垒后面的五十名角斗士,就用冰雹一般的石块向罗马人掷去。

  “向上冲啊!……为了督战的朱庇特向上冲啊!勇敢些!勇敢些!”刚毅的统领叫道。“让我们一下子冲进这些强盗的营地,把他们统统剁成肉酱!”

  石头的雹子愈来愈急骤了,但是罗马人不顾轻伤和重伤,继续向土垒冲上去,一到土垒下面他们就开始使用自己的武器,他们竭力用投枪向那些没有土垒保护的角斗士掷去。

  呼喊声更激烈了,双方的接触已转变为残酷的流血战斗。

  斯巴达克思从悬崖顶上观察着全部战况,他的队伍就在那片悬崖上列好了战斗队形,他那比得上迦太基的汉尼巴和马其顿的亚历山大的洞察一切的能力,立刻发觉那位年轻卤莽、轻率自负的罗马指挥官犯了极大的错误。赛尔维里昂纳斯的兵士不得不在狭窄的山路上用密集队形作战了。他们最前面的战线能比十人的行列更宽。由于这一个特点,又长又密集的罗马人的队伍就完全处在冰雹似的石块打击之下了。角斗士们投掷下来的石头可说是每一块都击中了目标。斯巴达克思看出了罗马人的错误,就在环境所许可的程度之内,竭力来利用这—个错误。他让自己的战士们向前移动,接着在营地边缘朝着发生战事的方向,按照营地的宽度排列成两行,然后他命令他们用全力向敌人不断地投掷石块。

  “不到一刻钟罗马人就要转身逃跑了,”斯巴达克思叫道,他占据了营地边缘最前面的位置,开始用石块向罗马兵士掷去。“那时侯我们就紧紧跟上去追击他们,用我们的短剑解决他们!”

  一切都按照斯已达克思的预见实现了。虽然刚毅的统领赛尔维里昂纳斯和好些勇敢的兵士已经冲到土垒前面,并且用长矛攻打着角斗士,竭力想冲到上垒后面去,他们却遇到了极其猛烈的抵抗;但同时在队伍末尾的罗马兵却丝毫也不能获得使用长矛和短剑的机会。冰雹似的石块一分钟比一分钟更猛烈了。尖石块敲破了头盔和铠甲,使罗马的兵士们受伤流血,有的更直接落到他们头上把他们打昏或者打倒在地上。很快,进攻者的队伍就支持不住了,他们转身逃去,队伍顿时变得非常混乱。赛尔维里昂纳斯徒然用他本来已经喊哑了的喉咙竭力喊叫,向自己的兵士们提出不可能的要求——叫他们忍受这可怕的石块的暴风雨。由于上面的行列遭到角斗士愈来愈猛烈的攻击,他们就愈来愈急切地向下面的行列挤去,这使整个队伍乱成一团。混乱的挤轧开始了,罗马的兵士们把自己人挤倒在地上,踏着倒下去的人的身体,拚命逃窜。

  罗马人开始向下逃窜,现在后队变成了前队。角斗士们被复仇的怒火所驱使,紧紧追赶着进攻他们的人,于是这—整条长绳也似的人流,就从土垒起往山下伸展,从远处看过去,活象一条大蛇在山坡之间蜿蜒。

  那时候,角斗士们全从土垒后面跳了出来,奔下去追击敌人了。罗马人的部队就完全垮了。

  以出乎罗马人意料的全军大败告终的短促战斗,具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两千名以上参加战斗的人,一部分逃,另一部分追,却都不能进行战斗。罗马人很想战斗却不可能停下来,因为向前逃奔的人被后面的人推挤着,而后面的人又被更后面的人推挤着。由于同样原因,角斗士们也不能停。狭窄的山路被两边的岩石紧紧夹住,峻峭的岩坡使这条人流下山速率达到致命的程度;他们象雪崩般向下直泻,一直到山脚附近才停止。

  真的,只有到了山路变成宽阔的大路、山坡也比较平坦的地方,溃逃的兵士才能够分散到邻近的田野和果园中去。也只有到了那儿,角斗士们才能够展开兵力,把罗马兵士包围起来,开始痛痛快快地向他们进行砍杀。

  赛尔维里昂纳斯在一所华丽的别墅附近停了下来,他号召兵士们在他身边集合起来,继续对角斗士们进行顽强的抵抗。但是,只有很少一部分兵士响应他的号召,在他身边聚集起来,努力抵挡敌人。百夫长索朗尼乌斯也凑集了五十来个兵土,这—小队人猛烈地进行反扑,阻挡角斗士们的追击。此外,某几个曾经在马略军团中战胜森布里人和条顿人,或是在苏拉麾下战胜希腊人和米特里达梯斯王的副百夫长或者十夫长,也各自聚集起一小撮勇敢的兵士,东一处西一处地进行着抵抗:他们还是希望那决定战争的幸运之神,仍旧会象过去一样对他们微笑。但是一切英勇的挣扎都毫无用处。大部分罗马兵士已经乱得一团糟,他们惊慌地四散奔逃,每个人所关心的只是逃命。

  斯巴达克思带着一中队角斗士围住了赛尔维里昂纳斯和百来名他手下的勇敢兵士。战斗是残酷的、流血的。赛尔维里昂纳斯在斯巴达克思的手中送了命。围困罗马兵的角斗士的人数每分钟都在增多,没有多久,这队罗马兵就被他们消灭了。同时,埃诺玛依一剑劈死了那位勇敢的百夫长索朗尼乌斯,然后开始追逐那些幸而活下来的罗马兵。

  两个大队的罗马兵完全打垮了:约莫有四百多名兵士战死,三百多名负伤;俘虏统统缴了械,然后按照斯巴达克思的命令全部释放。战胜者那一方面的损失是:战死三十名,负伤五十名。

  午后,夺取了很多战利品的角斗士们,穿戴着罗马人的头盔和铠甲,用敌人的长矛弓箭武装了自己,在腰间系上了短剑,回到维苏威山顶上的营地中去。他们把大批兵器运到那儿,现在他们可以把投奔他们的人数众多的同志全部武装起来了。

  ------------------

中国 择日 起名 培训中心

Top  返回
中华周易研究会 · 免费书籍 http://www.zy5000.com Email:scw2@163.com
制作维护:乙芯软件策划中心 http://www.syx888.com
Copyright © CHINA ZHOUYI SEMINAR CO., LIMITED 2005 -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乔万尼奥里-->斯巴达克斯-->一一、从加普亚城到维苏威火山乔万尼奥里-->斯巴达克斯-->一一、从加普亚城到维苏威火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