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周易研究会
第十三章 绝对的爱

  尽管人们心知肚明,可是往往还是憧憬着绝对的爱,抱着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实际上是否一起去死并不重要,但为自己所爱的人敢于献身却是极其好的事情。能够尽一生去爱一个人,其充实感是任何事物都无与伦比的。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么强烈的人生体验是人的一生中不可多得的。

  既然相爱,任何人都希望双方能够心无旁骛地深深相爱,不论在肉体上还是精神上都能够达到充分的、水乳交融般的结合。这样,被爱的双方彼此眼中只有对方,全身心地只爱恋一个人,不允许有丝毫的放荡行为,绝不惹花拈草。

  这种爱,我们称之为“绝对的爱”。那么,如果一味地追求这种“绝对”,爱将会如何呢?

  真正情投意合的伴侣会随着精神爱的加深,而不断深化肉体爱;或者随着肉体爱的加深不断提炼精神爱。《失乐园》中的主人公久木与凛子之间的关系可谓这方面的典型代表。

  凛子通过久木初尝了性的愉悦,并随着性爱的深入加深了对久木的爱恋;久木也更加热爱通过自己而得到了愉悦的凛子并被她强烈地吸引着。

  随着相互间爱恋之情的加深,双方会爱得死去活来,任何一方都想独占对方。久木与凛子各自都拥有自己的家庭,因此,他们互相为独占欲和嫉妒心所苦。偷偷幽会时的紧张感和被社会所不容的罪恶感更加激发且燃烧着他们的爱情之火。

  然而,就算你认为因爱已完全占有了对方,但是,人心不知何时就会变化的。实际上,如果你过去曾经爱过别人,那么你就不能否定爱的烈焰在某个时候会减弱、进而熄灭。

  久木和凛子之所以曾经都分别结过婚,是因为他们以前都在某种程度上被原有的对方所吸引,并坚决认为能够与对方共度此生的。但是,当双方开始在同一屋檐下生活,在安稳的名义下便产生了惰性,新婚燕尔时的柔情蜜意毫不留情地消逝,看到的尽是对方在热恋时从未显现的令人厌恶的一面。这样,一旦感情疏远了,性爱也就索然寡味了。原本那么彼此相爱的双方为何会发生如此变化呢?理由是两个人都深切地感到那种爱是不真实的,随着岁月的流逝,它会带来不安和恐惧。在《失乐园》的后半部分有一段关于凛子去见久木妻子的描写,下面让我们引用其中的部分片断作一说明:“与那一位分手吗?”

  凛子似在自言自语,紧接着又说道:

  “事已至此,都是我不好。不过,见到尊夫人时,看着看着就觉得害怕……”“害怕?”

  “是岁月流逝得让人害怕。十年或二十年之后,人的心是会变的。您当初结婚时恐怕也很爱您的夫人,希望与她组成一个美满家庭的吧?可是,现在却改变了。”

  而后,凛子继续说道:

  “总而言之、也许您会厌倦我的。即使您不厌倦我,我说不定也要厌倦您的……”如果相信只要人活着,爱就会改变的话,那么,除了趁爱情激荡之时与对方共赴黄泉便别无他法了。因为没有比这更有效的珍藏绝对爱的方法。凛子和久木两人随着相互间爱的深入,同时也加剧了对死亡的企盼之情。

  他们俩周围的环境也造就了企盼死亡的氛围。久木与凛子相知之始正值久木被排挤出公司核心之时,加之,看多朋友生并去世.他对生命更感到虚无飘渺。而凛子却在性爱高峰预感到了死亡。虽然眼下她才三十八岁,正值人生之巅峰,但是,仍作为女人今后她势必要走下坡路,这种不祥之兆莫名其妙地笼罩着她。在这种情况下,伴随着俩人爱恋的加深,双方都将毁掉各自的家庭。结果,久木受到了社会道德的指责;凛子也被自己的生母断绝了母女关系,两个人都陷入了孤立无援的境地。由于不见容于社会道德,凛子更加强了对死亡的渴望。与此形成正比的是:他们双双陷入了广无边际的性的深渊,深深地耽溺于性爱世界。做爱之前幻想死亡,或许可以说这是唯有女性才能切身感受到达到峰巅状态的陶醉感的、极其幸福的世界。对此,生活于现实中的清醒的女性也许会加以反驳:“不可能有那种极端幸福的世界!”

  然而就此向前是个需要体验的世界,仅凭道理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总之,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老实地说笔者无意不负责任地乱发议论,不过,尤其是关于性交,根据有无真情实感,人们在看法上不可避免地存有重大差异。

  姑且不论这些,就久木而言,他是被凛子的挚爱以及对死亡的企盼所吸引才很快倾心于死亡的。最后两个人终于以紧紧地束在一起的姿态殉情了。

  绝对的爱虽然存在,但是都极为短暂,而且并非永远不变。如果希望永远留住她,就只有在爱的顶峰死去。这就是《失乐园》表现出的另一个主题。创作这一作品的背景素材其实就是昭和十一年(1936年)发生的阿部定事件。

  在东京中野的一个小饭馆当女招待的阿部定与该店老板吉藏发生了肉体关系。就吉藏而言,起初也许只是想放纵一下自己,可是,阿部定却极其留恋他。之所以这样,是因为阿部定通过吉藏真正体验到了性的愉悦。

  通过多次与阿部定发生关系,吉藏也渐渐耽溺于与阿部定的爱了。也就是说,阿部定与吉藏是罕见的性缘绝好的性伴侣。这样一来,阿部定开始强烈地嫉妒起吉藏的妻子阿许,不堪忍受把吉藏还给她。阿部定一想到一旦吉藏回家就会与妻子做爱,便几欲达到疯狂的地步。吉藏也沉湎于与阿部定做爱,两个人只要有钱便住进酒店,尽情纵欲。

  越是与吉藏拥抱,阿部定就对他越发增添几分眷恋,因此在做爱达到最高潮时她会不由自主他说道:“为了不让你与别人做爱,我要杀了你!”吉藏回答:“只要对你好,我死也情愿。”听他这样作答,阿部定由衷地感到高兴,心想不会有第二个男人会说出“为了你情愿被杀”之类的话语,这样,她越发迷恋吉藏了。

  于是,两人开始一边交欢,一边互相卡住对方的脖子,这样又诱发了一种施虐狂式的快感,从而为两人浓厚的性爱增添了新意。反复多次如此这般地做爱更增进了阿部定对吉藏的眷恋之情,她甚至想到要想让这个可爱的人永远属于自己,只有杀了他然后自己也死去。

  有一天,吉藏因做爱做得太疲倦便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后来他突然睁开眼睛说道:“喂,怎么还在卡着我的脖子?

  勒紧了就不要松手,免得以后痛苦。”听他这么一说,阿部定心想:也许他自己也觉得活得太麻烦,想被杀死吧?“不,这绝不可能!”阿部定反复揣摩着吉藏的心理,最后为了永远独占他,她还是决定杀死吉藏。于是她一边把绳子绕到吉藏脖子上去勒他,一边又笑着说:“原谅我。”后来,她又用菜刀割下他的阴茎和睾丸,精心地用牛皮纸包起,又蒙了一层布包好放在怀里准备把它们好好地带到来世。她被捕时,那件东西仍紧紧地贴在身上。

  在被问及为什么要割下被杀死的男人的阴茎时,阿部定回答说:“因为那是最可爱、最贵重的东西,如果不把它割下来的话,在为他擦拭身体时,他老婆肯定会摸的。”她还说:“手里拿着吉藏的阴茎,就觉得仍和他在一起,从而不会觉得寂寞”。

  案件刚公开时,人们都认为这是个猎奇案件,阿部定是个淫荡的恶魔。但是,随着审判的展开,人们开始同情她了。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当时正值“二·二六事件”爆发之际,军国主义乌云笼罩着日本,人们处于黑暗、闭塞状态之中,阿部定的这种纯粹的对自我毁灭毫不畏惧、勇于挚爱的生存信条使人们产生了共鸣并找到了某种解救自身的途径。律师竹内金太郎氏是这样为她辩护的:“他们俩阴阳平衡,凹凸完全相符相融,这是千载难遇的结合。本案正是在这种稀有的命运驱使下由神的恶作剧诱发的。”有鉴于此,阿部定本应被判刑十年的,但仅被判了六年。而且,后来她只入狱五年就以模范犯人的身份获释了。

  回顾阿部定事件,从中我们可以领悟到这样一个事实:两人深深相爱不能自制,去苦苦寻求绝对的、排他的关系,这样做最终会导致破坏乃至死亡。事实上,一个人如果一味地追求绝对的爱,必然会给周围的人造成伤害,引发与社会道德和伦理之间的摩擦,最终把自己逼上无以自拔的境地。

  然而在现实生活中,对爱如此执著且强烈者甚少,多数人会采取这样或那样的妥协方式生存下去。放弃欲火中烧的激情和性爱,安于眼前的安宁与平稳,从绝对爱的角度来看就是妥协,也可以说是堕落。但是,现实生活中多数人宁愿生活在“私通”中。

  在此,让我们探究一下男人们关于绝对爱的心理。在内心深处他们对绝对爱都怀着憧憬和期待,但是,事实上他们又难以向它迈进。

  勿庸置疑,要想堕入那种爱,首先需要有对象。但是,即使有了对象,男人们还需要足够的勇气和行动能力。在这点上,想必日本的男性都会因胆怯而打退堂鼓;而且一旦真地陷入那种深切的恋爱关系,他们反而感到厌烦。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首先可以枚举的是:男人对自身的心理没有足够的自信。就算想真心爱她、想陷进去,但是又担心什么时候自己或者对方会变心。出人意料的是:男人们大多胆小懦弱,常常因为瞻前顾后而裹足不前。换个角度来看,男人们由于对自己缺乏信心,所以即使想真心爱某人,但也会见异思迁或者另行不轨的,这种事情在男人中间可谓司空见惯。因此,与其说不能把男人们现有的交往关系视为绝对、毋宁说他们不敢如此断言。关于这一点并不是因为我是男性才这样说,想必诸多女性也持有同样的看法。

  毋庸赘言,所谓“绝对”,是以“无与伦比”为前提的概念。男人的爱往往是相对的。眼下最爱这个女人,但是,不久第二位,第三位会相继出场的。不论她多么出色,男人总免不了偶尔心有旁骛,希望更有新人。如此看来,与其深爱唯一的一位出色女人和绝对爱还不如维持轻轻松松的关系。由于男人们了解自己的这种暧昧性,因此不具备贯彻绝对爱的自信,也许他们感到那种关系从某种意义上看大过于沉重了吧。

  与男人相反,如果女人真心爱上某位男子的话,就会不断地加深对他的眷恋,坚信唯有他们之间的爱是绝对爱,并衷心祈愿他们的爱地久天长。由此可见,女人比男人对爱更加执著。当然,在女人之中也有表面上只眷恋一个男人,而内心还另有他人的人。不过,在此我们只考察内心里仅装一个男人的女人。

  当然,男人们也觉得女性的这种专一很可爱,令人快活,但是,那一旦过了度就变得阴森可怖了。

  然而,女性中也有不少人对绝对爱的可持续性怀有疑虑。在《失乐园》中凛子与丈夫之间尽管没有燃起可以与久木相匹敌的爱情烈焰,但是也曾有过相当美满的时光。可是,她通过婚姻了解到是岁月和结婚使爱风化了。

  年轻的女性正因为没有尝试过婚姻的滋味,才对绝对的爱抱有过高期待的。

  她们热恋时以为只有这样才是绝对的爱,并相信自己“终生会维持这种爱”,为了永远抓住绝对爱,她们渴望结婚。

  诚然,希望与自己所喜爱的人永远相伴,共度终生是自然而然的结果。这种欲念的目的是:为了不使对方变心,希望通过婚姻构筑起稳固的关系,令对方只注重自己,两个人之间永远保持着相同的爱的紧张感。也就是说大多数未婚女性认为结婚是完成绝对爱的一种形式,只有结婚绝对爱才算有了结果。

  然而如果过份指望结婚能够成就绝对爱并达到永恒的话,那么也许会事与愿违。正如经常见诸于《妇女公论》的文章所言:结婚十年后的女性对丈夫已毫无激情可言,因此有不少人为维持这样没有意义的婚姻而烦恼着。发出这种哀叹的妻子们在结婚之初也许也曾认为:只有自己的爱是绝对的,结婚后爱情会更加牢固。至少她们相信自己对丈夫的爱不会褪色。

  但是,无论多么相爱的两人之间也会有倦怠的时候。

  这样说话,也许正处热恋之中的情侣们会大不以为然,他们坚信自己的爱永远不会降温。或许正是因为有了这种强弱之差,倦怠感几乎不可避免地要降临到所有的情侣之间。

  恋爱时,男方女方各据一方,因此盼望见面的欲望极其强烈。由于十分渴望见到对方的音容笑貌,所以心里总是充满激情。除此之外,无论多么相亲相爱,偶尔也会担心对方是否会变心,怀疑对方不在身边时会与他人约会。正因为有了这种精神上的紧迫感,他们才希望双方始终厮守在一起。

  然而,一旦两个人生活在一起,共同加入到由国家法律保护的“婚姻”制度后,精神上的紧张感和盼望见面的迫切感便理所当然地烟消云散。如果把这种热情奔放情感的消失称作:“倦当的话,那么可以说它是与婚姻制度与生俱来,并永远相伴的,即它是一种宿命的存在。

  因此,如果无论如何也要回避倦怠感的降临的话,那么,你最好不要容忍婚姻这种制度。进一步说的话,你最好舍弃结婚和共同生活这种常识。

  一般情况下,无论男女都只是竭力表现自己优秀的一面,但是,一旦结婚与对方开始过起共同生活,人们就要暴露出各自的“真面目”了。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所谓结婚,充其量不过是日常生活的回归,在这种生活中人们不可能老是有紧张感而注重自己的形象。

  妻子会理所当然地让丈夫看到自己那张未经化妆的脸,而丈夫也会毫不在意地向妻子暴露自己在恋爱时不会显露的不修边幅的样子。这些本原性的东西越是暴露得多,双方之间越会失去紧张感和掩饰心理。正因为这样,双方才互相感到轻松、安乐。在外面上班,整天要注重仪表,精神高度紧张,因此一回到家里,就想轻轻松松地休息一下,也许这就是男人们的本色。

  总之,恋爱是一种非日常性的现象,而结婚是彼此显示真我的日常性本原现象。因此,倦怠并非悄然而至,也许所谓的安乐与倦怠正是同一事物的两个方面吧。即,为了得到轻松、安逸感和脚踏实地感,在某种程度上就得放弃浪漫和刺激,与此同时也就不得不接受被称之为安逸的惰性。

  已婚男女或多或少都不可避免地会感到倦怠,不过,之于男性,这种感觉要比女性强烈。

  在此让我们探讨一下造成这种事实的原因。其中之一就是:女人的筑巢本能强。

  多数男人即使结婚了也不喜欢受约束,强烈地希望能够在外面自由地行动。与女性相比,他们筑巢的愿望比较淡保女人与男人截然不同,她们一旦决定结婚就会为自己将来能够与恋人生活在一起感到欢喜,与此同时,她们就着手构筑家庭了。然而,男人在为自己能与所喜爱的女人共同生活感到高兴的同时,有不少人又为这一辈子将只能跟一个女人生活在一起感到郁闷,或心生某种断念。

  除此之外,一结婚,家务便成了女性的最重要的工作,她们的生活节奏也完全不同于从前,其中也包括妊娠、分娩等与生理有关的事情,变化如此之多,从某种意义上说,她们几乎无暇厌倦婚后的生活。孩子出生后,她们要忙于养育孩子;孩子一上学,她们又忙着教育。她们必须经常面对新事物,至少在孩子脱身之前,她们要忙得天旋地转。

  相形之下,男人们不论婚前还是婚后,都只是上班下班,由于没有经历过分娩的苦痛,他们与孩子问总有些距离,所以孩子出生后,现实生活对他们而言也没有太大变化。毋宁说对于婚后的男人,作为“工蜂”的作用更加被强调了,他们的精神负担与日俱增,然而,现实生活却非常单调,正因为如此,他们极其容易厌倦婚后生活。

  在女人常说的令人不舒服的话语中有这么一句“钓到鱼不给食吃”,在某种程度上,这句话道破了男人的天机。恋爱时为了真正地取悦于对方,男人们对女人们极尽温柔之能事,不惜费时费力以博芳心。

  然而,结婚后,她已成了自己的人,因此,不用做些诸如带妻子去餐厅、送礼物、出门旅游之类的浪漫事了。

  经常能听到妻子的抱怨说:“结婚前他是那么温柔”啦,“一结婚人就变了”等等。的确,婚后风云突变的男人比比皆是。

  在此,需提醒大家注意的是:男人在恋爱时对女人百般殷勤为的是让她成为自己的人。如果没有那种打算,男人是不会请女人吃大餐、出门兜风的。

  换言之,男人对女人温柔或多或少地带有一些对性的期望,正是为了与女性发生肉体关系或准肉体关系,他们才对她们亲切和蔼的。因此,一旦他们弄明白无论请对方吃多少次饭,都不会获准与之发生性关系时,他们就会迅速冷淡,以后再也不会请她们。

  男人一旦得不到对方或自认为不能博得对方垂青时,便会迅速降温。他们的求爱方式及冷淡方式都与对方的性格和容貌能否具备作为性对象而加以追求的价值有关。

  就是这样,狩猎本能强烈的男人对已进入家庭这一樊篱内的妻子失去兴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用担心会逃跑,想要时随时可以要,对这种猎物失去眷恋之情,在某种程度上说,确实是无可奈何的。

  这样一说,也许女性会认为是“歧视女人”而感到愤恨,然而,男人们常常半开玩笑地说出诸如“上个夜班”啦,“侍候夫人”之类的话,从某些方面看不能说这不是真心话(轻视妻子)。

  从前我曾做过调查:四十多岁的男性编辑多长时间与夫人做一次爱。大部分人回答说:一个月一次或时间更长。其中甚至还有人说:近一年来没有做过爱了。当然也许其中有人是羞于回答的。当问及不常与妻子做爱的理由时,得到的回答是:“做爱太累”、“用不着急,反正随时都可以”……等等。

  恋爱时是那么渴望,可是现在却都变成了懒汉。话虽这样说,如果换上妻子之外的其他年轻女性,他们说不定会频繁性交的。

  并不能说一切都该归罪于结婚,日常化的琐事会使男性的性欲减退也确是事实。

  如此看来,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多次重复性关系之后男人对妻子产生性倦怠心理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不可避免的。

  然而,尽管如此,作丈夫的也并不打算离婚。因为夫妻之间还有别的,与性完全不同的生活内容在联系着他们。

  仅就倦怠感而言,只要认可一夫一妻制,那么它在某种程度上就不可避免地存在。这也无可厚非,所谓倦怠,其实质即是放心感,既有轻松沟通的愉悦,又不至于感情过分亢奋而导致不安,这正是家庭的优越之处。

  话虽这样说,但是近来却有许多妻子抱怨说“丈夫没有激情”啦,“丈夫不把自己当女人”啦,等等。同时既要放心,又要激情,是不是有些贪婪了?

  如果无论如何也要二者得兼的话,那么不妨去看看美国家庭。

  美国的夫妇经常互诉爱慕之情,外出时也是两人同行,在日本的太太们看来,那也许是值得艳羡的。但是,其背后却隐藏着一旦感情降温两人会立即分手的危险。美国夫妇一起出去参加宴会时男方可以随意看别的女人,女方也可以随便瞅别的男人;不论对方是已婚还是未婚,丈夫会与其他女人搭话,妻子也会同其他男人闲聊。正因为他们之间存在着这种竞争意识,因此,他们之间的感情也充满活力。但是,与此同时,这种情感交流也孕育着一旦爱情降温双方会尽早解除婚姻关系的危险。

  当然,这也是一种生活方式。不论男女,只要对对方不放松,就必须具备极大的精神力量。事实上,在美国因那种不安和紧张的侵扰而需要治疗的人俯拾皆是。无论男人还是女人,为了维系婚姻关系都需要付出相当大的努力,尽管如此,现在离婚率仍在激增,子女问题已成了复杂的社会问题。

  我们不能简单地下结论说究竟是日本好还是美国好。但是,在日本至少与丈夫没有了性关系,女性也不必急于断言这就是倦怠期,从而采取否定的态度。

  当然,讨厌这种没有激情的生活方式的人会选择离婚,去探索新的生存方式,这也是一种人生。当然每个人的前景与其人格魅力有关,所以不能以偏概全地评说何者为好,何者为坏。

  如前所述,精神和肉体像火焰一般燃烧的,即全身心地陷入倦怠和惰性的、心情舒畅且充满活力的婚姻。这样,尽管反复恋爱,但总觉得没能找到心仪的人,于是她们继续期待着更理解自己的人的到来。由于过于追求理想,这种女性老是下不了结婚的决心。而且,她们年龄越大越是追求完美的对象,完美的爱,结果,挑挑拣拣,眼光越来越高。

  总之,与男人相比,女人渴求绝对爱的愿望更为强烈。

  大多数恋爱中的女性都持有这种想法:即使不能永葆爱情,也要尽力长时间地挽留住绝对的爱。

  那么,为了获得绝对的爱该如何是好呢?答案是:不要结婚!这似乎过于残酷了。萨特(satne,JeanPaul)和波伏瓦(Beauvoir,SimOnecle)的人生不就是如此吗?还有,萨冈(Sagan,Francoise)在小说中塑造的主人公们不也是那样吗?然而,在当今日本这片古老却又缺少风雅的土地上,上述情况都被冠以乱伦之名而加以否定、割裂了。

  如此这般,多数女性还是奢求在婚姻中确保安定和绝对爱,希望二者兼而得之。也许她们希望通过结婚,既能经常与爱人厮守在一起又能培育出深厚的绝对爱情。换言之,她们认为成就绝对爱的唯一手段就是结婚。

  然而,绝对爱与婚姻并非处于同一条起跑线上。

  在此,让我们再回顾一下绝对爱的定义:所谓绝对爱是指男女双方之间那种互相燃尽各自的肉体和精神的,完全排他性的爱情方式。可见,它需要精神上的爱,同时也需要强烈的性爱。要想维持这种关系,事实上是需要付出相当大的激情和努力的。

  在家庭生活中,女人要想经常保持着美丽的仪表,又能投入式的爱情并不能保持到永远。如果把它置于婚姻这一稳定的形式内,那么,它那爱的火焰就会熄灭。相反,懒惰和熟稔却继之而来。结婚原本就是平淡无奇的日常性的重复,对方的存在已变得如同水和空气一样远离所谓的至高的爱情,而在它的背后始终潜伏着危机。

  因此,结婚若干年后失去激情可以说是自然的。由此便判定结婚毫无意义的话就会否定婚姻本身。说得更简单些,绝对爱会随着岁月的流失而变成日常性的,即所谓的日常爱。

  凛子正是通过婚姻生活痛切地感到爱是飘忽不定的,所以她并不希望与久木再婚,为了贯彻绝对的爱情,她宁愿选择了死亡。诚然,她是位既偏执又有些自我陶醉的女人,因此,倾向于求死的本能,但是,在现实中没有谁会为了绝对的爱去选择死亡吧?

  可是,大多数妻子看到丈夫对自己失去了激情,爱变得淡薄的时候,并不把它视为婚姻制度的必然归宿,而是一味地认为是丈夫不好;或者自怨自艾,抱怨自己当初太年轻,看错了人;甚至确信如果对方不是现任丈夫而是其他男人的话,就是结婚了也能保持绝对爱的。这样,她们开始期待着会有另一个人带给她绝对的爱,因此,最终产生了搞婚外恋的愿望。这种情形并不少见。

  眼下,适龄期的观念已经淡漠,总也不结婚就会不见容于社会,甚至自己也觉得羞耻的时代已一去不复还了。正因为如此,多次恋爱却不结婚的女性并不罕见。在她们中间,有些女性并不希求绝对的爱,但是,她们希望获得一种不会对男方抱有激情的确是件极其困难的事情。出去约会的时候,她们竭力打扮,严然一副美丽动人的形象,但是,结婚后生活一稳定下来,她们也许就会头发蓬乱,服饰邋遢了。

  另外,她们也变得疏于照料对方,暴露出了恋爱时受压抑的真面目来。这样,男人当真还能以昔日心境让她感受到激荡的爱情吗?

  这么说话,想必有些女性会反驳说:“难道能够接受对方与生俱来的真实自我就不是绝对的爱吗?如果对方绝对爱我的话,就应该包容我的缺点,宽容我的一切,认同我的一切。”这种看法是相当苛刻的,可以说是无理要求。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男人是那种如果不对女方抱有性幻想就难以维持性关系的生物。然而,那种性幻想是极其敏感的,任何些许小事都能使之破灭。

  下面是一位女士告诉我的真人真事:她曾经与A男交往过。两个人在性爱方面都很出色。她也曾期望这种关系能够持续下去。有一次两个人上床时,A男突然扫兴他说:“今天我好像不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后来她才明白:原来自己的屁股上沾着一块废纸屑!大概是她上卫生间时撕破了手纸,一不注意就把它给留在身上了。

  “打那以后,他就极力回避我,最后终于离我而去了。

  难道一个男人为那点小事就不能做爱了吗?他的离去真的是因为我屁股上沾了手纸吗?”

  可见她是怀着疑惑的心理来咨询的,不过,我的答案只能是“Yes!”对此,想必男性都会有同感的。因为A男在瞬间对她失去了性幻想,心神清醒了。

  相形之下,如果是男人后面沾了一块纸屑女人绝不会因此厌恶他,并与他分手的。也可以说这是男人与女人的最大区别。这样说也许过于武断,但是,实际情况是男人的性幻想的确会因些许小事一下子被搅醒的。

  由此看来,绝对爱的理想状态是因性别而不同的。如果女人绝对地爱一个男人的话,那么她越是相信那就是绝对爱,就越能够宽容他的一切。她对他的度量真可谓大莫过焉。换言之,女性对异性的爱中也许包含着母爱。无论是出于有意识亦或本能,也许正因为女性知道了这些,才希望完成由不安到结婚这一稳定的形式的。

  然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一进入婚姻范畴,绝对爱就必定淡保在同一屋檐下,在由法律保护的安定的环境中生活,保持爱的活力之难是可想而知的。在日常生活中可以打破男方性幻想的因素可谓无处不在。因此,就算在结婚之前两个人之间有过可称之为绝对爱的感情,但是在婚姻生活中丈夫对妻子的性幻想不断破灭,他们之间最终只能变为同居关系了。

  花街柳巷,夜总会中的女人大多深谙男人们的这种特性。所以为了不破坏男人的性幻想,她们非常注意点点滴滴。下面是我从某酒吧的“妈妈”那里听来的“心得”:即便与过从甚密的男人一起出外旅行,她也绝不同居一室。晚上完事后一定回到自己的房间去。她是怕自己打呼嗜或睡相不雅破坏了对方的幻想,还有,她不想让对方看到自己睡眼惺松的样子。她总是在次日早上打扮得漂漂亮亮之后重新出现在“他”的面前。可见她是多么注意维持两个人之间的活力。

  写到这里我的眼前浮现起充满不悦之色的女性的面孔,她似乎不屑一顾地说道:“那女人只会向男人献媚,讨男人欢心!”的确,我能够理解女人的这种怒气,事实情况也是如此。但是,我倒希望女人们即便在婚后也不要忘记前述那种伪装自己的手段。从某种程度上说,男人越是看到女人欢喜就越不会另寻新欢。当然男人也不能只去要求女人,自己也不要忘记伪装自己。

  活虽是这样说,但是,共同居住在现今这种狭小的房间内,互相伪装又谈何容易?

  不过,男人也并不否定婚姻。他们认为婚姻与绝对爱有所不同,前者具有妥协性,但十分有意义,应该好好珍惜。

  但是,男人在婚姻生活中与妻子保持性关系,首先是希望生儿育女,建立家庭;其次才是对妻子抱有性幻想。当然大多场合,男人是因爱才去亲近妻子的。但是,伴随着岁月的流逝,爱的内容却发生了变化,多数情况下,温存变成了敷衍。最终他们把与妻子做爱看成了一种义务,这就是男性把结婚称作“妥协的爱”的真正原因。

  话虽那样说,但他们并不讨厌妻子,在现实生活中他们会适度地珍惜妻子的存在。孩子出生后,他们又会去培育以孩子为中心的家庭爱了。不过,这的确是一种以绝对的性爱为前提却又不同于绝对爱的爱。在日常生活中没有绝对的爱无关大局,但是,既然身为夫妻就需要性爱。如果没有性爱,倒不如称之为生活同伴或同住者了。

  总而言之,要想保持绝对爱,必须夫妻双方共同努力。

  但是,在目前这种婚姻关系中,做到这点是非常困难的。

  那么,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

  作为唯一的解决对策,也许采取平安时代贵族间一度时兴的“幽会式”婚姻制较为理想。但是,考虑现今日本的住宅情况,这一点也是难以办到的。

  因此,所谓绝对的爱最终不过是瞬间即逝的幻影,它难以与岁月相抗衡。

  然而,尽管人们对此心知肚明,可是往往还是憧憬着绝对的爱,抱着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实际上是否一起去死并不重要,但为自己所爱的人敢于献身却是极其好的事情。能够尽一生去爱一个人,其充实感是任何事物都无与伦比的。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么强烈的人生体验是人的一生中不可多得的。

  献身精神是随时间飘移的,但是,能够在某个瞬间点燃生命的火花的人与不能做到这点的人相比何者更幸福,何者的人生更加绚丽多彩呢?恐怕这是个不问自明的问题。

  ------------------

中国 择日 起名 培训中心

Top  返回
中华周易研究会 · 免费书籍 http://www.zy5000.com Email:scw2@163.com
制作维护:乙芯软件策划中心 http://www.syx888.com
Copyright © CHINA ZHOUYI SEMINAR CO., LIMITED 2005 -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渡边淳一-->男人这东西-->第十三章 绝对的爱渡边淳一-->男人这东西-->第十三章 绝对的爱